吃菠萝蜜的猫

高冷的suzume和他的弟弟

突然觉得毒公子和惊羽这一出还蛮有戏的。跟书书对话时还不忘用眼神撩羽崽😏羽崽的人妻属性呀~跟任何一个男银都好搭~

【琅琊榜/苏流】苏哥哥的心事

弃临:

飞流不开心了,因为他觉得苏哥哥有心事。


 


往日里,苏哥哥总是喜欢眯着眼睛给他唱小曲,直到他睡着了才离开。飞流最喜欢苏哥哥低沉温柔的声音,轻轻响在耳边的时候如同羽毛划过耳廓,带着心尖都酥酥麻麻,让人沉溺得不愿意睁开眼睛。


 


但是这几天苏哥哥总是独自坐在桌边,要么饮茶读书,要么提笔写字,偶尔朝床上看一眼,琢磨不透情绪。


 


飞流瞪大了眼睛朝桌边看了一眼,昏暗的灯光下,梅长苏脸色愈显苍白,双眼沉静悠远,凝神深邃,提笔之手骨节分明,勾勒间暗藏锋芒。


 


突然笔顿,苏哥哥朝他看来,两人双目对视,气氛霎时间诡异起来。


 


苏哥哥眼里染上笑意,嘴角勾成好看的弧度,“飞流,怎么还不睡?”


 


“唱歌!”飞流回答得理直气壮,眨着一双明亮的眼睛,让人忍不住靠近。


 


梅长苏无奈笑着摇头,走上前来,给他掖好被子,看着他满脸期待,微微叹气,“飞流,近日我事务太多,你要学着自己睡。”


 


飞流一听他的苏哥哥有事,急了,“休息,身体!”


 


“好好好,马上就休息了,”梅长苏安慰道,“不过最近就不给你唱歌了。”


 


飞流陷入了深深的纠结之中,他想苏哥哥注意身体,好好休息,又想听苏哥哥唱歌,简直不知怎么取舍!


 


不过还是苏哥哥的健康占了上风,飞流点头,“飞流,一个人。”


 


梅长苏眉眼温和,语气带些哄骗,“不唱歌,我跟你睡一起补偿你好不好?”


 


飞流消化了一下,听懂了,双眼闪着兴奋的光,连忙点头,“好,一起!”


 


再次给他掖好被子,梅长苏挂着心满意足的笑容回到桌子上,忙着尚未做完的事。


 


等他终于熄灯,飞流已经发出绵长平稳的呼吸声了。


 


脱去外衣悄然来到床边,梅长苏掀开被子慢慢躺了进去,身侧是飞流暖热的温度,让他常年冰凉的身子瑟缩了一下,便忍不住再靠近了一些。


 


飞流有所警醒,睁大了眼睛迷茫看着床顶,没有察觉到危险后,重新闭上了眼睛,只是小小的身子往旁边靠了些,仿佛知道那是他的苏哥哥般。


 


梅长苏索性揽手将飞流抱进怀里,胸口贴着他的肩膀,下巴盯着他的头顶,如同怀拥着他的世界,满足而熨帖,暖流滑过心间。


 


待第二日天方露白,飞流就睁开了眼睛,片刻惘然后便神色清明,微微一动,发现身上压了什么,忙扭头看去。


 


苏哥哥的脸近在咫尺。


 


这样的距离,仿佛脸上细细的绒毛都看得清,那双注视着自己时满是宠溺的眼睛闭上,安详而静谧。感受到轻缓的呼吸喷在脸上,飞流莫名地,红了脸。


 


正想轻轻挣开苏哥哥的怀抱,睡梦中的梅长苏却呢喃一声,然后双手重新用力,再次把飞流紧紧锁在怀中。


 


两个人隔着薄薄的单衣,毫无缝隙地贴在一起,飞流从未觉得肌肤的热度是那么灼人。


 


在这种刺激下,且又是清晨时刻,年纪尚轻的飞流竟然觉得下身某处不寻常起来,脸更是红得滴血,那抹颜色染到耳尖,看上去秀色可餐。


 


梅长苏在梦里勾起嘴唇,仿佛看到什么宝贝。


 


飞流不想用力惊醒苏哥哥,但是他身体非常不对劲,整个人只想躲起来,这种折磨下的他手足无措,心急如焚。


 


正当此时,梅长苏终于悠悠睁开了眼睛,稍稍低头,用额头蹭了蹭飞流的脸,沙哑的嗓子带着初醒的鼻音,“飞流,怎么了?”


 


飞流真的一点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!!


 


他挣脱着梅长苏的手臂,忙坐了起来,“没有。”


 


梅长苏眯起眼睛,看到背对自己红了耳尖的飞流,低低笑了起来,“飞流,还不好意思吗?”


 


听到这话,飞流更加手足无措了,苏哥哥是知道自己不对劲了吗?


 


“飞流,过来,”梅长苏招手,待飞流僵硬地重新回到自己怀里,他安抚道,“这是每个男子都会经历的事情,没有什么不对。”


 


飞流细不可闻地回了一句,“可是,难受。”


 


梅长苏叹了口气,“飞流,你要自己解决。”


 


话是这么说,但是梅长苏右手顺着飞流腰肢往下,微微解开了衣带,脸上的一本正经显得非常专业。


 


“自己,不行。”飞流蹭了蹭床板,还是没有办法缓解那种难受。


 


梅长苏严肃道,“那你要我帮你吗?”


 


飞流点头,眼里有些委屈。


 


“这是你说的。”梅长苏勾起微笑,伸进了他的衣襟,引来一阵战栗。


 


面对飞流初经人事的每个反应,梅长苏心里都充满了温柔和愉悦。


 


这是他的飞流,不离不弃陪了他那么久的少年。


 


从救下他那刻开始,注定了此生相依。


 


手下的动作轻柔而恰到好处,少年眼角染上情欲的颜色,明艳动人。


 


其实对飞流来说,梅长苏就是他的世界,正是这种强烈的归属感,才让他对这次抚弄异常敏感,身体每个部位,早就该烙上梅长苏的印记了。


 


“飞流,带你出去玩。”梅长苏衣裳整洁,清朗俊秀,笑意满面。


 


“哟,苏公子,心情怎么这么好?”言豫津不知怎么冒了出来,身后照常跟着萧景睿。


 


飞流在梅长苏翻来翻去的教导下,终于把早上的事情看成正常不过之事,抛在脑后。此时见梅长苏带着自己去玩,兴奋不已。因此难得给了言豫津几人好脸色看。


 


梅长苏看着缓慢踱步而来的萧景睿,眼里笑得高深莫测,“心情好么,自然是同乐。”


 


话毕带着飞流往外走去,留下反应许久才明白过来的两人,烧红了脸。


 


“我说你,昨天那么起劲,这下可好,被看出来了吧?”萧景睿瞪了他一眼。


 


言豫津嘿嘿一笑,拉着他也往外走去,“看来,以后逗飞流可要小心咯……”


 


从那天起,飞流觉得苏哥哥又没有心事了,每天照常忙碌,忙完了与自己同床就寝,依然温柔如水,眼里满是宠溺。


 


只是,飞流开始有心事了。


 


苏哥哥睡醒后,总是发生那正常之事。


 


苏哥哥跟他说过,此事正常至极。


 


可是一次两次是苏哥哥帮他,后来都变成了他帮苏哥哥。


 


飞流觉得,苏哥哥应该更疼自己,所以要帮自己才对。


 


听了他的话,梅长苏笑得眉眼弯弯,非常好看,“那每次我帮飞流,飞流帮我,好不好?”


 


飞流毫不犹豫点头了。


 


点头了。


 


所以,我真的很心疼飞流这孩子啊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END